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有一群好男人,27日,周杰伦身后的“男人帮”走到台前,他们分别是作词人方文山、化妆师杜国璋和舞蹈老师雪糕。在《快乐大本营》现场,三人大爆周杰伦鲜为人知的整蛊故事,雪糕还透露,侯佩岑和周杰伦是通过他的MSN认识的。
  他是个生活白痴
  “如果把手机拿走,只给周杰伦点零钱,扔在台北街上,估计他很难生存。”方文山如此评价生活中的周杰伦。
  方文山承认周杰伦在创作上是个天才,但日常生活的打理近乎无能。据他介绍,周杰伦父母早年离异,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,任何事情都由妈妈打理,所以周杰伦连最基本的交水电费、去便利店买东西都不会,“进入公司后,有助理照料他,因为助理不离左右,所以周杰伦身上没现金也没有信用卡,如果出去吃饭助理不在,或者干嘛,他就找我借。”
  方文山还透露了一个小故事,周杰伦喜欢买车,现在有辆很名贵的车。“那辆车很拉风,一看就知道是周杰伦的,识别率很高,周杰伦每次开着那车就像皇帝出巡。有天我接到他电话,声音很紧张,问我在不在工作室,说他在楼下要我赶快下去。我以为是周杰伦被狗仔盯上,他就一句‘你身上有钱吗?我的车子没油了’,我当场差点晕倒。这种车耗油量非常大,随时可能没油,他却身上不带半分钱就出门,太扯了。”
  他是个整蛊高手
  方文山坦言,外界给周杰伦赋予了一些想象,让他给人感觉很冷酷,其实周杰伦在整蛊上天分超群,周围人都遭过他的恶手。“如果他不是当明星,绝对是诈骗集团的首脑。”回想起周杰伦的所为,杜国璋忍俊不禁。
  有次方文山接到一个来自香港的电话,对方用香港口音称他获得了电台音乐大奖,要直播方文山的获奖感言。“当时我就讲,‘谢谢大家,今天得到这个奖很开心’。结果是周杰伦搞的鬼。”雪糕也承认,周杰伦很擅长变声,会扮演各种人讲话,“有时打电话给我,‘喂,你好,我想学个3D舞蹈,你们那边有吗?’我说没有,他还接着问‘到底多少钱,收不收’?他总是讲这种奇怪的电话。比如自称是补习班的,他们班想来学舞,他每次都给自己找不同的角色。”
  周杰伦平时很幽默,偶尔也不失小感性,杜国璋透露周杰伦的脊椎不好,“有次他在床上爬不起来,突然间很哀怨地看着我,‘如果我把所有的钱给你,换成你痛好吗?’”虽然周杰伦经常整他们取乐,但朋友们很理解他,“因为身份原因,他很难出去逛街,他的生活还是蛮闷的,我们这些朋友尽量照顾他。”杜国璋还笑称,他客串《不能说的秘密》的片酬周杰伦也没付。
  他和侯佩岑是网友
  网络在普通人中已是不可或缺的,潮人周杰伦却不知道打字和上网,“打字是一指神功,他打得很慢,只是简单的几个字。电脑对他来讲只有找资料的功能。”好友方文山继续爆周杰伦的糗事。
  谈到电脑,雪糕还悄悄透露了个小秘密,周杰伦学习很久后终于知道用MSN聊天了,但是因为不会注册,所以他习惯偷别人的MSN聊,“有一次趁我不在,他用我的MSN和我朋友聊天。对方从文字中发现不是我,追问他到底是谁,他说‘我是周杰伦啊’,对方不信,要他打开视频。平时我的视频是开着的,但周杰伦都会坚持关,他觉得视频让自己没有安全感。那天周杰伦鬼使神差,居然答应打开视频让对方确认,那个与他聊天的人就是——侯佩岑。”在网络上熟悉后,周杰伦和侯佩岑愈走愈近,渐渐发展成恋人,成为周杰伦唯一承认的一段感情。
  花絮
  方文山穿周杰伦的衣服
  黝黑的皮肤,套头衫外加黑色帽子,方文山的外形和他笔下那写意流动、充满意蕴的歌词多少显得有些“不搭”,反而像极周杰伦的嘻哈风格。方文山大方地承认有周杰伦的影子,“因为很多衣服就是周杰伦的。”
  方文山笑着说,“周杰伦的衣服很多,再加上他还曾做过衣服的代言人,所以很多衣服都穿不完。他长期飞来飞去,我是一天到晚睡在公司的人。我没事就飘到他的衣帽间去看,觉得哪件衣服好就拿过来穿,不用还。”
  周杰伦说,“没有方文山,我的歌不会这么成功”。方文山说,“没有吴宗宪的提携,我不会有今天。”27日,吴宗宪做客某网站,承认自己6月30日将退出娱乐圈,方文山对此深表遗憾,“他的现场反应能力非常强,很适合做主持人。”

閱讀全文…

灾区孩子“想见周杰伦”令人失望

灾区孩子“想见周杰伦”令人失望

  遭遇地震创伤的北川中学的学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?孩子们回答说:“想见周杰伦哥哥”。这引起了众多网友的激烈争论。网友“落网之月”说:“灾区学生想见谁就见谁,不好好学习,建设自己的家园,来搞这一套,我个人极其反感。”网友“11秒”说:“这些孩子不知道怎么想的,地震了,全国人民关心你们,捐款捐物,不好好读书,把全国人民对你们的期望和特殊照顾当作是特权”,“你说你想见某某教授,某某学者,可以理解,我相信你们的愿望是可以实现的,没想到你们居然想见周杰伦,我真对你们失望……”(网易娱乐报道)
  最大的愿望是见周杰伦哥哥?你们这些灾区的孩子啊,太不像话了,太令人失望了。怎么能这样说话呢?尽管你们还是孩子,但千万不要忘记了自己的特殊身份——你们是灾区的孩子!无数眼光在盯着你们,你们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灾区的形象,可一定要找准自己的位置啊。
  周杰伦确实很酷很有名,也确实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欢迎,可是,他再好再吸引人,毕竟不是主旋律啊。即使你们的的确确非常“想见周杰伦哥哥”,也要埋在心里,否则,好多正人君子就会不高兴了,就要对你们表示失望啦。
  孩子们,对“最大的愿望是什么”这样的提问,其实是有很多标准答案可供选择的。你们可以说自己想成为解放军、消防队员或志愿者,将来报答社会;也可以说自己想成为科学家为祖国的强盛贡献力量;或者,你们可以说“我想去北京看升国旗”、“我要去看鸟巢表达爱国之情”……总而言之,愿望越大越好、越积极向上越好、跟形势联系越紧密越好,这样的愿望保证能感动一大片,说不定还真有人张罗着给你们办,你们不就可以免费去北京旅游一圈了吗?
  即便是想见某个人,你们也不能说周杰伦啊。你们要说想见某些领导,感谢他们的大恩大德;想见为灾区无私奉献的志愿者;想见张海迪;想见媒体上正在大力宣传的先进模范人物……说不定你们还真能见上他们,说不定还能因此改变你们自己的命运呢。非要说想见周杰伦,傻不傻呀?
  按理说,都上中学了,你们这些孩子也该懂点事了,对中国特色和潜规则也该有所认识了。像现在这样不懂事,将来走上社会可咋适应哟。一定要学会什么是该说的,什么是只能想不能说的;什么是只能说不能干的,什么是只能干不能说的——当然,这些理论对你们而言可能高深了一点,按这些理论生活太累也太假,可谁让你们不幸生在这个时代了呢,不适应怎么行呢。
  这个事儿呢,也不能完全怪孩子们不懂事,老师和家长也有责任。他们事先怎么没给孩子们准备几个“标准答案”呢?为什么没有进行一番演练和排演呢?看来,灾区孩子当前最需要的,还是教育啊——尤其是国情教育和人情世故教育。
閱讀全文…

我的博客开通啦!

我的博客开通啦!
閱讀全文…

相关文章